当前位置: 首页> 推广

罗永浩、戴威的C位消亡史

发布时间:20-11-10

  在寒意深入肌理的严冬之中,《燃点》显得别有意味。

  这是一部属于创业者的纪录片电影。“这个时代最风光的还是创业者”,镜头前,投资人徐小平笃定说道。这曾是很多人的共识,至少在电影开拍的2017年春夏之交,市场繁花似锦,沉醉其中的人们相信着:美好永不终结。

  但20个月之后,电影上映,隆冬也不期而至。

  作为主演之一,罗永浩缺席了这部电影的主创见面会。在此之前,他的微博已停更数日——考虑到锤子最近坏消息不断,股权被冻结、财产被保护、公司被传收购,可以理解的是,他没有心情和精力去为电影站台。

  境况类似的还有戴威。这位年轻的明星创业者已经搬离理想国际大厦,ofo意气风发的日子也成了过往。

  这些故事,《燃点》没来得及记录。

  01

  《燃点》开拍的2017年上半年,ofo还有着花不完的钱。

  那是共享单车最后的盛夏,倒闭潮在下半年才会掀起。在这个靠融资和烧钱维系的行业里,ofo成为最典型、最耀眼的两家之一。无论是投资者还是ofo年轻的创始人们,显然都希望重复滴滴式的胜利:拼命砸钱,压制摩拜,成为真正的王者,继而垄断行业。

  源源不断的金钱喂养着戴威的野心。公开资料显示,从2016年10月至2017年7月,ofo共完成四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12.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8.9亿元),这比成立14年的58同城的总市值还要多。

  不过,ofo五位联合创始人均是90后,初出校园。当他们掌握巨额财富时会发生什么?

  《财经》杂志文章《ofo剧中人不愿谢幕》记录了这样的细节:ofo为员工配备2000元的升降桌,管理层购买特斯拉,有意花费数千万欧元赞助环法车队。

  2017年4月,鹿晗——当时身价最贵的流量明星之一——以千万价格成为ofo 代言人,但这笔投入并没有带来与之匹配的用户增长。同年5月,ofo发布“X计划”,花2000万赞助一家卫星创业公司九天微星发射民用娱乐卫星,此举也被外界评价“脑洞太大”、“看不懂”。

  砸钱抢市场时,ofo更是毫不手软。

  2017年上半年,ofo曾经在2个月内进驻46座城市,疯狂铺车带来的采购成本高涨。《财经》统计数据称:ofo在3月到7月采购了1200万辆单车,价格高达约72亿。

图:盲目扩张后的“单车坟场”

  下半年,ofo继续在海外突飞猛进。泰国、奥地利、英国……小黄车在全球范围攻城拔寨。6月,ofo的新增活跃用户数首次超过摩拜,10月,凭借“一元月卡”和“红包车”等营销活动,ofo 日订单冲到3200万——这是ofo有史以来的最高点。

  戴威本人也在10月登上《胡润百富榜》,35亿元的身价让他成为首个上榜的“90后”。此前,他曾放下豪言,“终有一天,我们今天的ofo会和Google一样,影响世界。”

  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悟空单车在2017年夏天的倒闭暴露了这个行业的脆弱一面:极度烧钱,却缺乏有效的盈利模式。随后,多家共享单车陆续退场。ofo也在这年10月迎来关键性的拐点:软银的10亿美元投资未能如期达成入账。11月,摩拜和ofo被曝光挪用60亿元押金填补资金缺口。

  共享单车由此入冬,身在其中的创业者都感受到了北方冬日的凛冽寒风。

  02

  2017年8月,出现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的罗永浩一脸轻松。

  他透露了锤子新一轮融资:10亿人民币,等这笔钱到账后,锤子公司账户可用资金有19亿,“这意味着我们从明年开始会像一个正规的已经上了牌桌的手机厂商一样,以高、中、低三个段位,每年会推出5-6款产品,会成为一个正规的手机厂商。”

  “起死回生”成为罗永浩这一年的关键词。经历过2016年的6次被传倒闭、5次被传收购、2次发不出工资,锤子似乎要迎来春天——这并不容易。几年前与锤子同期创立的多家互联网手机品牌,早已消亡殆尽。

  人们期待着见证奇迹。

  给钱的成都市政府方面扮演了拯救者角色,罗永浩也表现出极大诚意:在成都召开新品发布会,迁总部,个人买房,甚至因为“锤子”在成都方言里的怼人意味,锤子的手机品牌后来统一更名为“坚果”。

  锤子有了一些好消息。

上一篇: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开始飞行校验
下一篇: 透视交强险财报四大热点 基础费率何时上调